6.0

2022-08-31发布:

遇到一个三十多岁少妇,非要让我见识下她得榨汁机

精彩内容:

夜幕降下,龍根同以往一樣,翻身而起,順著牆角小洞望了過去,耳邊除了夜鳥蟬鳴,還有嘩啦啦的水聲,伴隨著點點呻吟悶哼。
一道曼妙身軀從澡盆裏站起,烏黑如瀑布一般的長發隨意披挂雙肩,兩顆大.奶.子如同木瓜,輕輕晃動,震懾心魂!
“咕噜!”龍根咽了一口口水,摁了摁早已撐起的巨大帳篷。
房間那邊,沈麗娟正輕輕撫摸著堅挺雙.峰,一雙桃花眼眨巴了兩下,似享受般的閉上了雙眼,“嗯哼”一聲輕哼。
雙腿緊緊夾住,正前方小腹處一小撮卷毛還有幾顆水珠。靜靜欣賞著誘人酮體,曼妙的身條子,滑膩如水的肌膚。突兀閃現一絲**。
“嘩嘩嘩”水聲再次響起,吸引了龍根的注意力。
卻看見表嬸伸出白如蓮藕一般的纖細小手朝著下方探去,路過堅挺雙.峰,輕輕滑過平坦小腹,徑直伸入下.體,輕輕扣動。
“嗯哼....嗯....”沈麗娟緊閉著美眸,動作越來越快,嬌軀跟著猛烈顫抖起來,俊俏的雙頰逐漸泛紅,眼看就要到了頂峰。
“砰!”
一陣響動傳來,頓時驚醒了沈麗娟。
“誰?小龍,是你嗎?”
“次奧!該死的野貓,嚇了老子一跳!”龍根暗罵了一句,聽聞表嬸問詢,連忙回答道:“啊....啊...表,表嬸啊,是我。我,我不小心從床上滾下來了。”再一看,龍根突然變得傻裏傻氣,還有幾分結巴。
“小龍,你摔著了?沒事兒吧。”房間那邊傳來沈麗娟關切的聲音。
“沒,沒,沒事兒。表嬸,我自個兒起來就行了...”說著,龍根故意拍了兩下床板,發出“砰砰”的聲音,雙眼卻還死死盯著小洞。
因龍根這邊的動靜,沈麗娟盡管未盡興,卻也只能鳴金收兵。從浴桶裏站了起來,水珠順著大木瓜一樣的奶.子就流了下來,兩顆粉紅色的小點分外誘人。剛剛軟了兩分的二弟,再次堅硬如鐵,跟擀面杖似得,龍根狠狠搓了兩把,直到沈麗娟穿上衣服才蹑手蹑腳的爬上床。
這幅神情哪裏還有方才的傻帽樣兒?
想起這事兒,龍根神情便黯淡不少,自己本是城裏人,父親還是一個不小的官員,奈何在自己十八歲那年檢查出來是“天萎”,什幺是天萎?天萎就是日不了女人,生不了娃,給老龍家接不了種。
就這樣,被自己親生老爹給送到了鄉下。說來龍根點兒也背,送來鄉下不久就遇上了雷雨,好巧不巧,一顆雷下來,得,天萎一夜之下成了傻子!
可俗話說的好,“大難不死必有後福”,龍根就是個鮮明的例子,被雷劈了之後得有小半年的樣子,一和尚打村裏路過,也沒啥說的,神叨叨的就跟神婆似得,拉著龍根的手摸了半天,硬給龍根塞了一顆藥。
不僅治好了龍根的“天萎”病,也不傻了。不僅不傻,龍根甚至比以前還要聰明伶俐的多,不敢說過目不忘,可也相差無幾。記憶力出奇的好,不知怎幺地,還憑空多了一副好身板,力氣大得不行!
這下龍根不傻了,可龍根卻開始了裝傻。一來是不想表嬸告訴自己那個便宜老爹,自己天萎病好了,對這樣的父母龍根早沒了感情,即便當初給表嬸塞了大幾萬塊錢;二來,龍根是舍不得村裏的姑娘妹子啊......
“小龍,你沒事兒吧。讓表嬸瞧瞧,”正在意yin的時候,沈麗娟居然走了進來。
龍根嚇了一跳,慌忙拉過一旁的被子蓋在二弟上,即便如此,碩大帳篷依然分外明顯,龍根微微側了側身子。傻乎乎道:
“表,表嬸,你,你咋來了呢?”
沈麗娟打開燈,手裏多了一瓶藥酒,臉上挂著兩分擔憂。
“來,摔到哪兒了?表嬸瞧瞧,這是表嬸從娘家帶來的藥酒,效果很好的.....”
龍根哪裏有心思聽沈麗娟的話?一對賊溜溜的眼珠子全在沈麗娟曼妙的身軀上打量了。
剛剛沐浴過後的沈麗娟,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,甚是清新,配合著一條碎花長裙,長發自然垂下,兩顆水汪汪的大眸子說不出的桃花春意。微微一彎身子,兩顆碩大的木瓜垂了下來,盡現眼底!
兩顆粉紅色小蓓蕾明顯還帶著微微的水嫩之色,“咕噜”,龍根吞了一口口水兒,哈喇子順著嘴角就流了下來。
“小龍,怎幺了?”沈麗娟察覺到龍根異樣,頓時擡起頭來,順著龍根目光才知道自己剛剛洗完澡還真空著呢。俏臉微微一紅,不過旋即又恢複了正常。
一個傻子又能明白什幺呢?自嘲般的笑了笑,看來自己是想男人了。沈麗娟暗罵了自己兩句,突然起了調戲之心。本來嘛,傻子哪裏懂人事?就算懂又能如何?不還是天萎嗎?硬不起來還想日女人?
龍根不明白沈麗娟爲何突然坐到床邊,翹臀挨著自己大腿邊坐了下來,一股異樣燥.熱傳來,不知爲何,二弟又硬了兩分。
“呵呵,表,表嬸...你好美...呵呵...”龍根依然傻裏傻氣沖著沈麗娟呵呵直笑。
沈麗娟抿嘴一笑,自己當然知道自己美了,不然十裏八鄉的男人怎幺會打自己的主意呢?盡管是傻子的誇贊,沈麗娟依然很滿意。女人嘛,有幾個不愛慕虛榮?
“小龍,表嬸真的很美嗎?”沈麗娟又朝龍根靠了靠,多了兩分狐媚。
“美,美。表嬸當....當然美.....”說著,龍根嘴角又流出了一長串哈喇子,雙眼緊盯著沈麗娟碩大的奶.子,小腹突兀升騰起一股無名怒火。
沈麗娟聞言“咯咯”直笑,忽而道:“小龍也知道看女人的奶.子了呢,嗯,有出息。”
“表,表嬸,爲...爲什幺,你的奶奶比我的大呢?”龍根緊跟著冒了一句,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。
“撲哧!”
沈麗娟聞言頓時大笑起來,笑得花枝招展,捧著肚子一陣大笑。
這一笑不打緊,可白白便宜了龍根,碩大雙.峰經過擠壓,形成一道深深的溝壑,輕輕搖晃起來,看得人血脈噴張,幾欲走火!
“表嬸,你...你笑我做啥呢....”龍根哈裏哈氣摸了摸腦袋。
沈麗娟止住了笑,突然拉動了一下領口,露出一大片潔白來,“小龍,表嬸奶.子很大很軟哦,想不想摸一摸啊?”
龍根呵呵笑著,心思急轉,這幺好的機會摸還是不摸呢?
沈麗娟也是個苦命的主兒,剛剛嫁到村裏一個來月就死了丈夫,村裏人都說沈麗娟克夫,別人不知道,沈麗娟還不知道嗎?
都是根生那人把持不住,見自己美貌漂亮,一連幾天不出門的在家裏幹自己,自己倒也爽了,根生可就完了,落了個精盡人亡。
“他死了倒是輕松了,可苦了老娘了,白白守了這幺些年活寡!”沈麗娟心裏有些不爽,擡頭看了看龍根。
孩子長得很是英俊,眉清目秀的,身高得有一米七五樣子,雖然才二十出頭,可身板兒健壯啊。可惜了,是個天萎。不能行房。
天萎本來就夠倒黴的了,最後一個雷“咔嚓”一聲下來,把腦子也給整得不靈光了。加上被父母抛棄,沈麗娟便動了恻隱之心,對龍根格外好。
龍根不知表嬸心中怎幺想的,自己心裏倒是琢磨了好一陣。只一看便知表嬸動了春心,鄉村裏嘛,沒打牌喝酒k歌,孤枕難眠,不想著放炮又能幹嘛呢?
“不摸吧,那老子就真傻了,表嬸那個確實很大。摸吧,很容易露餡兒啊。”龍根不傻,要不小心走火了,這天萎的事兒可就名不副實了呢
“管他呢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!天萎好了,小爺不還能裝傻充愣幺?奶奶的,摸,一定要摸!十八摸”
“呵呵呵,表,表嬸,摸,摸摸”龍根流著哈喇子,一臉愣笑,緊盯著沈麗娟酥胸,確實好大啊,脹鼓鼓的,又沒戴咪咪罩,晃來蕩去的好不誘人。
沈麗娟聞言從思緒中回複過來,俏臉微微一紅,要別人說這話,非得一大嘴巴扇過去,可一看是傻子表弟,也就釋然了。
想到龍根的可憐,再想想自己的寂寞難耐,輕輕解下了半邊衣帶,一坨白花花如同大饅頭的嫩肉滑了出來,左右兩邊兩顆紅彤彤的小櫻桃挂在上面,輕輕震顫。
“小龍,來,把手放在上面。表嬸讓你摸摸”沈麗娟抓起龍根的手輕輕摁在了酥胸之上,“嗯哼”
木納的龍根跟隨著沈麗娟的步驟,終于按上了那一團柔軟,果然很大很柔,富有彈性,一股溫熱傳到掌心!
搓,揉
“嗯哼小龍,用點兒力”沈麗娟春心大動,敏感部位被人輕輕撫弄,一股燥熱迅速湧遍全身。
龍根依然呵呵傻笑,像是什幺也不知道一般,聽說要用力,雙手趕忙加大了力度,狠狠揉搓了起來,眼看著兩個大饅頭變成各種形狀
“嗯哼,小龍真乖”沈麗娟有些把持不住了,下面已經開始嘩嘩嘩的流水了。
龍根卻突兀的停了下來。
沈麗娟不明所以,睜開迷醉的雙眼看著龍根,見其表情有些異樣,連忙問道:
“小龍,你,你怎幺了?表嬸摸著不舒服嗎?是不夠大嗎?”
龍根暗暗賊笑,卻依然搖了搖頭,神色黯淡,甚至帶著幾分傷心。
“那又是怎幺了?”沈麗娟接著道。
龍根突然低下了頭,傷心道:
“表表嬸,小龍,小龍想媽媽了,媽,媽媽以前就給我吃奶的,摸著吃奶,摸,摸著表嬸的奶,小龍就想,想媽媽了”說著說著龍根居然抹起了眼淚。
“呃?原來就因爲這個啊?”沈麗娟聞言頓時就輕松了,本以爲龍根想他娘了,沒想到只是想吃奶了,吃奶不挺好嗎?自己不就是現成的嗎,就是沒奶水
沈麗娟扳起龍根的肩膀,水汪汪的桃花眼像是會說話一般,“小龍,既然你想吃奶,那就吃表嬸的吧。表嬸的奶好,不僅大,而且軟,比你媽的還大哦,來,吃吧”
“真真的?”龍根睜大了雙眼,一臉欣喜,回過頭來伸出手去,像是掂量貨物一般,擡了擡沈麗娟的雙峰,若有所思道:“好像,好像表嬸的奶真的要大一些哦,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了”
沈麗娟妩媚一笑,“好不好吃,你吃一下不就知道了幺?”
“嗯,表嬸,那,那小龍就吃咯?”龍根煞有其事的盯著沈麗娟胸前的兩顆小紅點,雙手不自覺的搓了起來。
還真不是一般的大,起碼d罩杯去了。圓潤飽滿,輕輕一晃波濤洶湧,絕對的胸器!
“吧唧,吧嗒,吧嗒”龍根從床板上坐了起來,雙手掌控著兩個大饅頭揉啊揉,搓啊搓。
突兀的張開血盆大口,一口含住了小櫻桃,使勁兒吮吸。發出吸溜的聲音來。
“嗯哼,嗯”沈麗娟嬌軀一震,胸前又是一陣震顫,胸前傳來的異樣感覺促使體溫急劇上升,一股燥熱蔓延四肢百骸。雙腿不自覺的夾緊了兩分。下面的水似乎開始泛濫了。
龍根樂得心裏一陣賊笑,傻人有傻福這話怎幺說來著,太爽了,裝傻都能摸咪吃奶,天下哪兒找這幺好的事情啊?
小弟堅硬如鐵,龍根漸漸也把持不住了,由一開始的猛吸變成了舔,挑,撩,原本粉嫩分的小紅點上面裹了一層口水兒,慢慢堅挺了起來。
“砰!”
不知是龍根用力過大,還是沈麗娟身體酸軟,一時失控,倒了過去。龍根自然而然趴在了沈麗娟的肚皮上。
“咿呀”沈麗娟一道蝕骨銷魂的呻吟傳來,龍根不自覺又硬了兩分,趴在胸前忙的不亦樂乎,這可是吃奶啊
小房間內,喘息聲越來越粗,沈麗娟完全忘記龍根是個傻子,情不自禁摟住了龍根虎背,結實而有力。
嫩白如蓮藕般的小手臂輕輕滑下了龍根褲裆處,那個東西能夠填補自己的漏洞,這個沈麗娟還是知道的。
此時龍根也正在興頭上,玩耍著兩只小白兔,一搓一揉,俨然一副**大師的模樣,哪裏還有半點兒傻樣兒呢?
“啊硬了!”沈麗娟突然驚醒過來,死死拽著龍根二弟不松手!
“糟糕,被發現了!”龍根醒悟過來,亦是叫苦不迭,也沒想到沈麗娟居然會抓著自己二弟,這下玩了!
“呵呵,表,表嬸,我,我要吃奶”傻人有傻福,關鍵時候,還得裝傻!龍根一如既往流著一嘴的哈喇子,怔怔的盯著沈麗娟酥胸。
沈麗娟卻如遭雷擊,小龍不是天萎幺?怎幺就硬了呢?
“小龍,來,把褲衩脫了,表嬸看看。”說著也不管龍根作何,徑直扒下了龍根褲衩。
突然,“啪”的一聲,堅硬如鐵的二弟反彈回來,彈在龍根肚皮上,一聲脆響!
卻看二弟威風凜凜,好不霸道!又長又粗,都快趕上沈麗娟的小手臂了!
“啊,咋這幺大呢?”
龍根摸摸腦袋,像是什幺都不知道一般,依然瞪著沈麗娟胸前震顫不已的兩只大白兔,哈喇子又流了下來。
大,實在是太大了!吸著,摸著都舒服。
“小樣兒,小爺吃了多少王八,豬鞭,不然二弟能有這幺肥?”龍根暗自欣喜不已。
俗話說:“女人的胸,男人的根!”自己這玩意兒要一掏出來,指定嚇傻一片人,估計長毛子的家夥事兒都沒自己的厲害!
“看樣子表嬸也被自己這玩意兒給嚇傻了,待會兒是給她用用呢,還是先吊吊她的胃口呢?”龍根開始盤算起來了。卻不知道這會兒的沈麗娟心裏湧起的驚濤駭浪!
這家夥也太大了一點兒吧,怎幺看怎幺像一條大蟒蛇,腦袋還沖著自己一點一點的。這家夥要放在自己下面,要是用來日自己,那該
沈麗娟打了個寒顫,爽是爽,可自己能遭得住幺?
“表,表嬸,我要,我要吃奶,”龍根看出了沈麗娟的驚懼,根兒大是好事兒,可也容易嚇壞別人。看樣子表嬸是害怕了,這幺大一根兒棒子要捅下去,還不得又紅又腫啊,指不定幾天時間都下不了地。
沈麗娟從震驚中回複過來,看著龍根一臉殷切的模樣,心軟了兩分,伸手抖了抖雙峰,爽快道:“想吃就吃吧。”
心情卻久久無法平靜,這幺大的玩意兒啊,用還是不用呢?太大了,怕傷著自己啊。不用吧,這幺大這幺好的寶貝,放著多可惜啊。
“嗯嬰”胸前又被撫弄起來,兩顆小蓓蕾撩撥的堅硬無比,大白兔都紅了。沈麗娟又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。
小手似乎害怕般的抓著龍根二弟,太大了。慢慢的撸動起來。龍根樂了,暗笑道:“小樣兒,小爺這幺大家夥,不信你還忍得住?”想著想著又搓了起來。
倒不是龍根有戀奶癖,實在是沈麗娟的奶真挺好,雖然結過婚,嘗過禁果,可沒生養過,堅挺如初不說,貌似比以前還大了兩分,軟了兩分。斜挂在胸前跟大香瓜似得。
“小,小龍,來,摸表嬸下面,更軟和哦”沈麗娟哪裏把持得住,渾身燥熱難擋,小腹處那團邪火早已沖破大腦,沖破理智。一手把著龍根的根兒,一只手硬把龍根的手往自己褲裆裏塞,那裏早就水災泛濫了。
龍根心裏暗喜,臉上卻露出驚懼之色。
“表嬸,表嬸,你那裏有,有毛,有毛的話,裏面肯定有怪物,怪物要咬人的。我,我不去,小龍,小龍怕怕”
沈麗娟此時哪裏還顧得了那幺多,撫媚笑了笑,這小子還挺二愣的。那裏怎幺會有妖怪呢?
“小龍,乖,快把表嬸摸摸,裏面沒有怪物的。裏面有水,很甜的泉水哦,還是熱的。不信你摸摸看嘛。”
龍根心裏暗笑不已,卻裝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,顫巍巍的伸出了右手,滑過那一片草地,找到了兩片還泛著紅的面包。
果然,滑膩的液體從裏面流了出來,侵濕了花裙子,流到了床板上。
龍根伸出兩只手輕輕摸了摸,木讷問道:“表嬸,是,是這兒嗎?我該怎幺摸呢?”
“啊”私處被侵犯,沈麗娟第一反應夾緊了雙腿,嬌軀猛地一顫,顫聲道:“隨便,隨便你怎幺摸,把手,手伸進去吧”情欲沖破頭腦的沈麗娟早已失去理智,顯得語無倫次。
“啪啪啪”龍根裝愣,仗著手勁大,硬生生扳開沈麗娟大腿,對准濕地,伸出兩根兒手指猛地抽插起來。發出啪啪啪的聲音,伴隨著點點泉水撒了出來。
“啊,啊,啊”沈麗娟一陣狂叫,纖細小手握著巨大的二弟,使勁兒撸了起來,張開了大嘴一個勁兒的呻吟,喘息。
**更甚!
“算了,死就死吧。大點兒也好,反正小龍是自家人,天天都能用。再說了,跟小龍也沒什幺血緣關系,讓他日了又能怎幺地?”沈麗娟握著巨大無比的二弟,腦子裏突然清醒了兩分。
“小龍,別摳了,來,表嬸教你怎幺弄,方便多了還不費勁兒哦。”沈麗娟翻身而起,笑盈盈的看著傻愣愣的龍根,“來,你躺在床上。表嬸來教你。”
龍根依然是那副傻笑,流著哈喇子,怔怔盯著沈麗娟兩只晃蕩著的大白兔。心裏卻是無比洞悉,這肯定是放炮的前奏啊,得,自己終于也快把這處男之身送出去了。
沈麗娟將龍根平放在床板上,將褲衩衣服都給脫了下來,這才知道,龍根不僅根長又粗,身板兒也分外結實,肌肉疙瘩一坨一坨的。
脫下長裙,龍根終于近距離接觸到表嬸完美無缺的身條了,完美酮體宛若上帝精心雕琢過一般,雪白,嫩滑,曲線更是婀娜多姿。
“摸,我,我要吃奶”龍根緊盯著沈麗娟胸前堅挺的木瓜,傻乎乎喊道。
“小龍,別著急。”沈麗娟一邊回複著,一邊慢慢握住那蟒蛇一般的二弟,找了找位置,猛地塞了進去。“啊啊”
不知是痛還是舒服,那呻吟充斥著龍根耳膜。也不管沈麗娟同意與否,抓著兩顆大木瓜又是一陣揉搓。
許是過了起初那番痛,沈麗娟慢慢加快了速度,一上一下,翹臀一撅一撅,緊夾著二弟,磨砂起來。緊閉著雙眸,仰著脖子慢慢呻吟喘息,享受著最美妙的一刻。
龍根卻是笑了起來,一具完美的酮體在自己身上鼓搗,怎幺說也有些成就感,不費吹灰之力就騙得妹子主動上鈎,這份兒能耐一般人可做不到啊。
何況,這還是傳說中的觀音坐蓮呢?
“啪啪啪”約莫半個小時過去,隨著沈麗娟一陣猛烈的抽動,以沈麗娟的敗退而宣告結束。
沈麗娟的確是累了,爽是爽了,可爽過之後,下面兩片面包卻火辣辣的痛,一看更不得了,又紅又腫,不禁又感歎了一番小龍家夥大。
龍根卻有些不滿意了,區區半個小時,哪裏夠自己吃的啊?連塞牙縫都不夠!
“表,表嬸,你怎幺不動了?剛剛那樣好舒服的哦,你,你怎幺停下了呢”
沈麗娟狂汗不止,看了看那依然堅固的根兒,背後冷汗直冒,不免爲自己擔心起來,這要真把這根兒棒給餵飽,不都把自己給日死了幺?
“小龍乖,表嬸有些累了,明天,明晚再來好幺?”沈麗娟連哄帶騙。
豈料龍根既然一把抓著沈麗娟的兩只大白兔,死也不松手,哭喪道:“不嘛,表嬸。我還要嘛嗚嗚嗚”
龍根當然不滿意了,心想,你丫兒倒是滿足了,在老子處子之身上爲所欲爲,自己倒是爽了,小爺卻還沒到高潮呢。
“不行,小爺不能在破處之夜如此窩囊,虎頭蛇尾算什幺?一定要來個十全十美!”
“表嬸,表嬸,來嘛。小龍還要嘛,剛剛那樣好爽哦,難道表嬸不舒服嗎?”龍根哭喪著求乞道:“要不,表嬸,你教教我,我在上面,你就不累了。好不好嘛”
沈麗娟叫苦不迭,細細一想,倒也正常,這家夥事兒,比旁人兩叁個加起來都還大,需求量自然小不了。只是自己這下面疼痛難忍,別說繼續了,就算下床走路都感覺火辣辣的疼。
“小龍,表嬸,表嬸突然感覺有些不舒服,要不,表嬸明天陪你玩兒,好不好啊?”看著盤坐在床上,一臉不甘,褲裆處一撮黑黝黝的卷毛上一根兒擎天之柱,威風凜凜,仿佛得勝歸來的大將軍一般,高昂著頭顱。
沈麗娟不禁打了個寒顫,這玩意兒得吃多少女人才能滿足啊。不過,那滋味兒真好,堅挺,粗壯,放在裏面飽滿而緊實,絕對的好寶貝。
“表,表嬸,人家想要玩兒嘛。表嬸,表嬸你不疼小龍了幺?”說著說著,龍根又擠出了兩滴貓尿水兒,要不看褲裆處那玩意兒,這幅傻樣兒還真像個小孩子。
沈麗娟心裏一軟,這也是個苦命的孩子。被查出來天萎,不能傳宗接代,爹媽抛棄不算,一個響雷下來還成了傻子。想想也是,自己把人給調戲了,自己下面這洞倒是填滿了,可別人還沒到點兒呢,自己多少也有些不負責啊。
“小龍乖,小龍不哭啊。”沈麗娟哄著龍根,小聲道:“小龍,表嬸兒今天確實有些不方便,下面肯定是不行了,這樣”
龍根心裏冷笑不止,罵道:“屁得不方便,把老子日了,下面日腫了就不來了。媽的,又不是來大姨媽了,求的不方便!”
“表嬸,”龍根當然不會直說,使勁擠了擠眼睛,望著沈麗娟那對大奶,心裏蕩起陣陣漣漪,這幺好的機會怎幺能放過呢,“小龍,小龍想要嘛。小雞雞不知道怎幺回事兒,被你剛才一弄,脹得慌,想尿尿,又尿不出來,你就讓小龍玩玩嘛”
“小雞雞?”沈麗娟一頭冷汗,這幺大的家夥事兒還小的話,那自己原先那男人不就成了掏牙棍兒了?
“好好好,表嬸陪你玩,好不好?”沈麗娟見不得龍根滴貓尿,這心眼兒忒軟。
“好哦,好哦,表嬸陪小龍玩咯。”龍根拍打著手掌,傻愣愣笑著,好不高興,活像個天真活潑的孩子。
沈麗娟卻是犯難了,自己下面受傷嚴重,又紅又腫,要再來一輪,自己肯定也跟死去男人一樣,精盡人亡了。
想了想,沈麗娟再次驚心膽戰的握起了那條蟒蛇,碩大的腦袋伸出來嚇了沈麗娟一跳,如今想起來,心有余悸,暗忖:“剛才怎幺就塞進去了呢?嗯,不過挺舒服的”
見沈麗娟用手給自己解決,撸來撸去的,龍根又不樂意了。
雖說沈麗娟小手嫩白,溫潤。可這感覺跟放在那裏面不一樣啊,裏面濕滑溫熱且緊實,那種被包裹的紮實感,想想都懷念,如今卻是幹撸,有求的意思?
“表,表嬸,這樣,這樣不舒服,小雞雞,小雞雞的皮都被你磨掉了,一點兒都不舒服。”龍根支支吾吾,皺著眉頭,嘟囔道:“小龍,小龍還是想把小雞雞放在你那裏面,那個地方好,光滑舒服,還沒有妖怪哦”
“撲哧!”
沈麗娟一聲輕笑,那裏面怎幺會有妖怪呢?不知道多少人想進去呢,這小子居然說裏面有妖怪。真是好笑。
“表嬸,你,你笑什幺啊?小龍說的不對幺?”龍根偏著腦袋緊盯著沈麗娟那張俊俏的面龐,雙手卻死死抓著兩顆大木瓜不松手。手指更是輕輕拿捏著櫻桃小點。
“咯咯,”沈麗娟許是被逗笑了,亦或者被龍根捏的有些難以把持,笑了起來。“沒,小龍說的對。說得對。”
沈麗娟美眸輕輕一轉,望向了龍根褲裆處那根兒擎天之柱,戰鬥了半個多小時,依然堅硬如鐵,絲毫沒有繳械投降的趨勢。好貨,實乃天地間第一利器!
“不行,這個玩意兒老娘一定要收著自己用,千萬不能被別人給奪去了!嗯,先滿足滿足小龍才好,正值青春期,可別給憋壞了才好,還得幫他解決解決!”
沈麗娟心思急轉,突兀杏口一張,含了下去。
“啊啊舒服”龍根虎背一震,原以爲沈麗娟會忍痛再來一次,可沒想到居然用嘴巴給自己解決。
低頭一看,沈麗娟雙手像捧著聖物一般捧著二弟,薄薄的紅唇,整個兒將二弟腦袋給包了起來,溫潤的感覺再次襲來!
滑膩的香舌宛若一條靈動的小蛇,纏繞著二弟腦袋,時而吮吸,時而舔舐,時而撩撥,可謂十八般口技,一一展現出來!
“吧唧吧唧”沈麗娟變換了姿勢,趴在床板上,螓首深埋在龍根褲裆,一上一下,吧唧吧唧的砸吧著嘴。
“表嬸,表嬸舒服,舒服”龍根心裏別提多爽了,可還得裝傻充愣啊。
伸手撫摸著沈麗娟臉頰秀發,那臉頰嫩的出水,好不誘人。下體傳來陣陣刺激之感,要不是二弟經過鍛造,只怕早就投降了。
沈麗娟很滿意龍根的反應,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z號[唯漫書城] 回複數字25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心道,小龍雖然傻,可身體的直觀反應還是正常的。別說小龍了,一般人也受不了自己的魅惑啊。
似乎起了調戲之心,沈麗娟突然松口,一口含住了下面的兩顆鳥蛋!
“啊嘶”龍根虎背一震!驚愕的睜大了雙眼,這種感覺
“吧唧吧唧,”
“啊啊啊舒服”
又是小半個小時過去了,卻看見龍根如同發瘋了一樣,雙手摟抱著沈麗娟的頭,猛地朝自己褲裆裏面塞,一進一出。
“啊啊啊”伴隨著一陣陣舒爽聲
“表,表嬸,表嬸,你快看,快看。”龍根從沈麗娟嘴裏掏出二弟,驚歎道:“咦,小雞雞怎幺吐口水兒了呢?還是白色的”
沈麗娟白眼一翻,累得倒了過去,嘴角也挂著一絲乳白色液體,胸前兩只大白兔急劇起伏跳躍,哈馳哈馳喘著粗氣.